茄子视频qz2.app懂你更多

咪乐|直播|地址下载 近年来因为战略环境变化和战争形态演变,积极探索多类新型作战概念,推动完善兵力运用模式,并依托亚太地区特别是西太前沿力量体系,借助多样化兵力运用活动,积极运用和验证各类新型作战概念。

> 至尊神魔

啵!

一道道气浪自那支玉笛四周激荡而出,如同百级风暴,瞬间便令方圆十里地面炸开,一场风雨骤然而至。

空间燃爆,天地湮灭。

玉笛在颤,哆的一声,它插在地面,可玉笛尾部则在剧颤,进而掀起万道气浪,令时间停止,令天地崩塌,掀起的气浪当场便将多元门两位顶级天尊掀翻,倒飞出二十里,更将秦小幽崩飞十里。

场面要多惊爆便有多么惊爆。

画面要多壮阔就有多么壮阔。

宛若一场史诗。

仅是一支玉笛便造成了这等毁灭画面,令在场三人尽皆脸色狂变,他们不知道那支玉笛从何而来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。

忽然。

那壮阔的画面中出现了一点涟漪,涟漪令空间剧烈扭曲,秦小幽三人的视野都变得模糊了,等他们前方变得清楚时,一个人正凌空而立,望着天穹,玉颜极其肃穆,甚至带着一抹肃杀。

那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人。

吸引蝴蝶的纯雅女孩香气怡人

宛若史诗中飞出的仙女,容颜寒霜,靓丽出尘,身姿曼妙,一席白纱罗裙当空飘落下来,中间则束在腰间,又显得极其干练。

她双目如神,眼如星辰,眉宇清若柳叶,气质更超脱凡尘,当真如谪仙。

在其背后,有一只翩跹的蝴蝶若隐若现,烘托出她与众不同的气质。

秦小幽很是痴呆,那女人来的突然,美得令人窒息,以她的容颜来说都要妒忌。

世间怎会有此等美女?

场面很诡谲。

秦小幽正处于非常危险的状态,可当那女人出现时,她第一时间想得不是自己的安危,而是那女人的美貌,可见那女人有多么漂亮。

用句非常俗的话来形容便是:她漂亮的不像话,她美得天理难容。

多元门两位天尊愕然,亦被面前这个漂亮女人惊呆了,一时间愣是反应不过来,彻底呆滞了。

“是谁点燃焰火?”

那漂亮女人说话了,声音清脆,宛若黄鹂一般,宛若出谷空音。

仅仅是那声音便可令人着迷,就更不要说那容颜了。

但。

人们还是从那声音中听出了极度寒意,不容置喙的质问,不容置喙的审问,更多的则是责怪。

她像是在说:谁胡闹点燃焰火?

冷冉听得出来,秦小幽更听得出来,但她依旧要站出来。

秦小幽狼狈的爬起来,坚定而神伤的说道:“是我点燃的。”

那漂亮女人骤然转目,眼底闪烁着一股浩瀚怒意,这个白痴女人竟敢点燃焰火,她不知道事态会有多么严重吗?

“是谁?”

“秦小幽!”

那漂亮女人微微皱眉,努力沉思,不知道秦小幽何许人也,因为她真的不知道。

“那是的令?”

“不是!”

“嗯?”

漂亮女人的双目骤然寒凉了下来,天威无尽,自天穹上压落下来,令秦小幽一颤,差点跪在那漂亮女人面前。

她满目骇然,只因那漂亮女人动用的天威太强了,即便是至尊都要跪,多元门两位顶级天尊亦好不到哪里,虽然没有跪下,但却被彻底定住。

仅仅一个眼神而已,便有此等天威,在场三人的冷汗便落下来了。

“持令人呢?”

那漂亮女人声音如寒霜,冷得让人发寒。

“死了!”

秦小幽双目骤然湿润,紧咬牙,不让眼泪落下来:“他曾说这枚小令比他的命都重要,他即便是死都不愿意点燃,他让我带着小令离开,他说……”

哽咽。

只有哽咽。

秦小幽眼睛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,娇、躯直颤:“他骗了我,他说一定会回来找到我,他说他能够活着离开……”

“他说如果坚持不住了,这枚小令或可救我一回……”

“他死了,我不愿落在他们手里,他死了,我不愿那些人玷污这枚小令!”

秦小幽像个受伤的孩子,跪在地面,大声哭泣。

她知道这很无力。

但,他死了啊。

“他是谁?”那漂亮女人的声音忽然变得温和起来,没有先前那般寒凉了。

“于猎,他是个散修!”

秦小幽哽咽的说道。

“于猎?”

那漂亮女人皱眉,因为这个名字,她亦不曾听过。

“那面小令可有什么特别?”

漂亮女人沉吟片刻,忽而问道:“背面是不是有一个字?”

“有……好像是个荒。”

秦小幽双目含着泪水,努力回想,这才发现那枚小令背面的确有个字。

“荒……”

那漂亮女人双目骤然凌厉起来,整个天地都沉了下来,在场三人皆如坠冰窖,寒凉的令人窒息。

“是他们!”

那漂亮女人叹息一声,双目灰暗了下来,他们努力找寻逆神的下落,却忽视了另一个势力。

那就是天荒!

他们是人主手中的一柄凶刀,即便是蝴蝶想要找到他们下落都是极其不易的事情,正因这般,于猎才落得这个下场。

“是谁杀了他?”那漂亮女人问道。

“是他们!”

秦小幽满目皆恨意的指向了多元门的两大天尊。

她没有再落泪,因为她很知道这个女人的态度,她与于猎是什么关系?

那个女人会不会替于猎复仇?

可多元门两大天尊则脸色惨白,他们忽然感觉到滔天寒意,哪怕是天尊都忍不住打寒颤。

“可知他们所属势力?”

那漂亮女人不曾多看多元门两大天尊一眼,而是温和的问秦小幽。

秦小幽双目微微一暗,如果眼前这个漂亮女人不由多说便除掉那两大天尊该多好?

可如今她发问了,问的是那两大天尊背后的势力,这是在忌讳吗?

“多元门!”

秦小幽还在沉默,两大天尊却开口了,脸上努力的挤出一抹笑意。

他们期望面前这个女人能够放他们一马。

而唯一可让这个漂亮女人忌讳的只有他们背后的势力。

那漂亮女人没有多看两大天尊一眼,而是迈步上前,将秦小幽搀扶起来。

“我是寒如月!”

她拍了拍秦小幽的肩头说道:“不懂今天做了什么,但希望永远不要懂。”

“什么?”

秦小幽微微发愣,不明寒如月的意思。

但她很警惕,提防着寒如月会杀人灭口。

然而。

她发现寒如月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站在她的前方,背对着她,望着天穹上的那道焰火,陷入了沉思。

“认识于猎?”

“不认识!”

“不是来杀他们的?”秦小幽努力抿抿嘴。

“杀他们么?”

寒如月双目骤冷,说道:“如果于猎当真陨落,觉得杀他们便足够了吗?”

秦小幽微微愕然,有些吃不透寒如月的意思了。

“这是一场风雨。”

寒如月喃喃说道:“一人死,万人葬!”

她终于正视多元门那两位天尊,幽幽的说道:“多元门,们做好准备了吗?”

“什么?”

冷冉两人费解,不明所以,但感觉到了滔天杀意。

秦小幽也不懂,但感觉出来这个女人的确要杀人。

噌!

正在这时,天地狂风骤现,一位人物踏着满天风雨,诡异的出现在场中,眼睛开合间,仿佛将整个空间都洞开了。

“是谁点燃焰火?”那是男人自虚空中飞落下来,双目如同闪电。

“下来!”

寒如月淡漠的说道。

“好嘞!”

那男人很自觉的飞落下来,气势骤然一收,像是一个凡人。

嗡!

虚空在颤,两位人物踏空而至,一柄利剑点燃虚空,双目交织着闪电。

而他们的目光只有天穹上空的焰火。

但,当他们看见寒如月后,没有任何声音便飞落了下来。

秦小幽愣了,两大天尊更愣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来了一位寒如月不够,竟然还来了这么多人物,而且他们还发现这些人很面熟,总觉得像是各大势力的顶级天骄。

嗖嗖……

风雨再动,出现的人物越来越多,竟然多达数十位,每一位都极其可怕,而秦小幽终于有认识的人了。

“林永。”

秦小幽于其中认出了一人,那是一个男人,乃是天古道的最强天骄,有俯视云天宗的资格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,秦小幽再次见到了一位靓丽的女子,她背后像是有一柄匕首闪耀,而随着她落下来,那匕首亦消失不见。

“我们正在等!”

寒如月招了招手,柳舒舒便飞落寒如月身旁。

很快,两位俏丽的女人便抱着一具尸体回来了,那尸体血肉模糊,特别是头颅,整个炸开,鲜血淋漓,魂海湮灭。

“于猎!”

秦小幽凄厉悲鸣一声,瞬间冲出,来到了那两位女子面前,一把抱过了于猎的尸体,哭昏了过去。

“找到了?”

寒如月双目湿润,当于猎尸体被抱来时,她便可以确定了。

“嗯!”

那两位女人微微额首,禁不住叹息。

寒如月问的不是于猎的尸体,而是于猎这个人,他是不是天荒的人。

而蝴蝶给出了精准答案。

是!

天荒有多重要?

发展至今,人数都不多,远不及逆神、隐神、蝴蝶,究其原因便是古武太难,万人中只怕才有一人能够成功,因而天荒每个人都是瑰宝,陨落一个于猎,等同于陨落了万人。

那是逆神的禁忌!